木星入牡羊

木星進入牡羊座 開啟集體對自由獨立的想像與願景

木星在牡羊座行運時間:

2022/05/11 木星入牡羊

2021/07/29 木星逆行(從牡羊座8度開始逆行)

2022/10/28 木星逆行回雙魚

2022/11/24 木星順行(從雙魚28度)

2022/12/20 正式進入牡羊座

 

木星關鍵字:擴張、願景、信念、真理、虛榮、自我膨脹

占星學中,木星守護的是射手座,具有:樂觀、專注於目標與自由不受拘束等特質。

同時,木星也是所謂的社會行星,掌控了社會每一年的「樂觀」與「擴張」的氛圍。

木星是傳統占星學中的大好人、「幸運」之星,負責帶領人類社會樂觀地冒險,並且充滿信心地膨脹,覺得沒有跨越不過去的障礙。

直到它遇上另一個社會行星「土星」,才會被戳破幻想,願景總是需要現實的考驗,才能妥善的服務活在現實中的我們。

 

木星進入牡羊座 

相當不可思議的,星球集體正在面對戰爭上演的荒唐現實,俄烏戰爭就像是木星提早進入牡羊座的領空,讓社會上透過戰爭這牡羊座最低階的能量狀態,來提早揭開序幕。

更不可思議的是,從二月底俄羅斯對烏克蘭全面進攻至今,都要五月了戰爭竟然還在繼續。無論俄羅斯開戰之前抱持著什麼幻想,現在差不多也幻滅到只剩下面子這題在撐。也很符合木星在雙魚無限上綱的幻想情節,並且想要穿透國界、指染鄰國的自由與民主。

在《揭開星盤之謎》書中,作者蒐集了許多殺人狂的星盤,有強烈的變動星座能量,尤其是射手座與雙魚座被凸顯出來。射手座守護木星、木星落入雙魚座,這個無邊無際的星座(木星入雙魚請參考去年文章),俄羅斯打著對抗納粹旗幟,實際上是針對烏克蘭進行跟納粹一模一樣的種族屠殺,全世界都看到如此惡行惡狀的邪惡行徑,並在全球引發一波又一波的人民和平請願。

牡羊座是火星守護的星座,本質上可以跟戰爭與生存畫上等號。牡羊座是第一個火元素、也是第一個黃道星座,一切從這裡開始,生命從這邊迸發,就像小嬰兒從產道出來第一次自己呼吸、那個從產道出來的過程是恐怖、血腥又殘忍的。一如戰爭。

同時牡羊座也代表一股新鮮、充滿活力與生之喜悅;同時具備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勇氣。當木星進入牡羊座,社會上對於新的開始、新的計畫充滿了興奮與期待,可以說集體都在期待有一個新局被開創出來。

又或者每個人都會被這股能量推動去開展一個新的局面,無論是在自己的私人生活層面、還是在社會國家這種大的方向上;我們可以從世界開始從2020後疫情的收縮恐懼當中鬆綁看到端倪,各國紛紛重新開放國界、開放觀光旅行;也摩拳擦掌的準備了很多新的政策,要「與病毒共存」。

可以想像個人的獨立自主將會被木星入牡羊的能量給放大,至於每個人能夠多自由?其實一直都跟人民的成熟度成正比。這時候就要提到牡羊座光譜中獨立自主的戰士原型。成熟的牡羊座能量,帶著前一個星座雙魚座的慈悲同理,並且肩負著成就集體理想的任務,不怕任何困難的阻擋,專注的達成任務。同時光譜另一端、低階原始的牡羊座能量,就會有麻木不仁、自私自利的傾向,只看得到自己、無視於他人。

當木星進入牡羊座,我們會在社會上看到大量的低階牡羊能量被放大、越是原始粗糙的意識狀態越是喧鬧、像是怕別人不知道它們的醜態,還要大聲嚷嚷的要求每個人關注。這股舊能量在2012之前那個野蠻的地球上橫行無阻,就像這場集體關注的戰爭一樣,讓我們所有人看到被意識形態洗腦的人,是多麼大放厥詞、無視人命、自認自己有權利去檢討受害者、甚至發動戰爭進行種族屠殺。

但同時也會讓集體感受到那股必須要突破僵局的動能,如果不想再讓原始低階能量掌權,那所有人都必須要發出聲音,如果溫和的訴求不足以改變局勢、那就自己取回自己的力量,每個人都發揮自己的力量去成就集體對和平的理想。木星牡羊座也會讓集體的拯救慾望高漲,如果經濟上的制裁無用,祈禱也無用時,我們還能採取何種行動來實現和平?

木星在牡羊座讓集體都有機會看到戰爭這個幼稚行為到底能帶人類去哪裡?顯然不是向上進化、而是向下沉淪。戰爭的野蠻與此時星球上的人類意識已不相符,如果上位掌權者依舊執迷於販售恐懼與發戰爭財,那人們要看清現實、看到自己已經在承受這集體共業的惡果。

無論社會上拋來多少幼稚自私無知的惡行惡狀,我們都有選擇是否關注那些低能量的自由。當我們能把木星的願景放在成熟之後的真自由上,就能夠把木星牡羊的能量導向有益於人類意識進化的方向。

當木星進入牡羊座,社會上關注的目標與方向就會聚焦在個人獨立自主上,例如伊隆馬斯克收購社群網站Twitter平台,首要訴求就是確保每一個人的言論自由。這就是標準的木星入牡羊座能量的展現。

社會上對於競爭與行動的欲望會增強,集體都會更容易衝動、急躁,甚至上演哭鬧不休的戲碼。社會上對於各種自主權的訴求都會被木星放大,創業家、運動員各種帶有競爭意涵的位置都會成為眾人注目的焦點,但也會看到很多便宜行事的醜態與草率運作後的失敗。

換句話說,木星在牡羊的這一年除了讓我們重新開拓對行動與失敗的視野、更要開啟我們對於自主獨立人權的各種想像與願景。如何能自尊自重?透過自律與反覆的鍛鍊,才可能尊重自己並獲得真獨立與真自由。

七月底木星開始逆行、十月底逆回雙魚座,代表我們的理想畫面還不夠包容,戰後的滿目瘡痍、集體創傷都需要反思與處理,這一題可能要等到明年三月十二號木星與凱龍星在牡羊座會合,才能開始療癒這個集體文化社會上的傷口。

可以善用木星逆行的這四個月,好好檢視自己的各種衝動行為,如果底層的動機是因為愛,那就妥善的重新整理等順行再出發;如果底層的動機是求生存的恐懼與匱乏,那就好好面對自己的恐懼,善用牡羊座大無畏的精神,跟恐懼共存重新誕生出更成熟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