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自己的生命藍圖:每個人的星盤都是獨一無二的

占星學

每一個人的星盤及走過的路都是獨一無二的

Mia撰寫/空服員

努力在找尋自己的路上,好一陣子之後要回首過去,似乎又不是那麼容易—因為我發現我是在回顧一個外表和自己如出一轍,但內在卻沒有那麼明朗化,甚或是一片混沌的自己。那時的我也像一般的女孩子一樣:渴望戀愛、嚮往婚姻、追求夢幻童話式的生活劇情。而我真的以為人生就是戀愛、結婚、生小孩,然後這就是全部。我一點也不想去細看生活中,在那些重點的點綴之間,如何填滿,更別說豐富它們了!我一心企盼的是趕快進入人生的高潮,當然在學業及物質上該付出的努力我也是一點都沒有少,但除了我認為可以憑藉以成為人生勝利組的標的之外,我其他皆一屑不顧(然而我過去一屑不顧的,在現在卻成為我認為能夠真正滋養一個人、豐富其內在的重要基礎)

你有過一個人站在台北火車站的十字路口,卻不知該何去何從的經驗嗎?不知道該向左或該向右,或者向左或向右都沒有差⋯⋯我不知道下一秒該做什麼?因為我想要的老天從不給我,而除了那些我想要的之外,我不知道我還能想要些什麼。上大學以後以為好不容易脫離家裡而得到「自由」,怎麼取代束縛,擁抱我的反而是大片的茫然?我第一次嚐到這種狀態的滋味(來了之後就一直來XD):我像是擁有我軀殼般的宏大,但可怕的是內在空間是無限到蔓延到外界空氣,且融為一體的空洞。這樣的情形,尤其是在面對感情的困頓時,更是無所遁形。有時候,我反而更懷念活在當初埋頭苦讀的學生生活,雖然是牢籠般的機器人生活,但對於未來,我有股突破求勝的好戰心態:我知道我的目標,我看著它勇往直前,縱使過程路途辛勞不已。

在這樣茫然的狀態下,如同同年紀的女孩一樣,我也沈迷起各式的算命—想了解的無非是何時才能遇上真命天子?我和前男友的緣分?我更期待在我無預警之下,算命師能告訴我,我即將迎來令我興奮且期待的好運!與其真正了解自己,我更期待算命師口中我擁有能夠符合社會上受歡迎的所謂正向性格。但一次又一次的自欺欺人敵不過鐵錚錚的事實,我之後開始認真懷疑起我的命運以及我真正的樣貌,而且隱微地,我渴望再度浸淫在某樣事物裡奮力一搏,但我自己也不知道那是什麼。

在這樣的狀態下,我遇到安姬,原本認為又是一次例行性的算命,而且是電視上一天到晚被談爛的占星。(當時是公益諮詢)沒有什麼譁眾取寵的客套話(例如形容我討人喜歡的個性之類的),反倒是她提出了很多問題,讓我一時語塞;又或是在我幾個回答後看出我哪些牛頭不對馬尾的自我設限。我想當時讓我真正下定決心學習占星的原因是:她點出了一些我個人很敏感、很害怕的事,喚醒了我內心行動力很強的「戰士」特質,我決定以了解自己為開頭來挑戰一些命中注定的恐懼。

我猶記得我在前幾堂課裡最常掛心的是:人到底能不能改變命運?但我從未說出口。我想找出訣竅跟捷徑改變它!我想和前男友復合、我想阻止不幸的事情發生、我想將來一帆風順⋯⋯但隨著課堂一堂一堂過去,我開始看懂自己的星盤,我始終記得讀出自己星盤裡相位中的掙扎和困頓時,深深被自己溫柔地同理的感動:我一直都不是家人口中那樣任意情緒暴走的人;又或者我是,當我不了解自己哪一個按鈕被按下時。而當我用一個又一個客觀的星座符號去詮釋自己時,看到從小到大我無意識地樂此不疲在同一種困頓的不同面向裡掙扎,又平復,又掙扎,又平復⋯⋯我突然對於人是不是真的有「自由意志」相當地懷疑。

某天,安姬在課堂上突然問我:「你想改變自己的命運嗎?」(她自己可能不記得了)我想了一下回答:「不了解自己如何談改變命運?我不會想改變自己一手設計的生命藍圖,如果連自己設計的難關都過不了,何來改變它的能力?更別說去挑戰另一種命運了!」

我不敢說自己對占星的了解很多,但我覺得每一個人的星盤及走過的路都是獨一無二的,任何人都不該將解釋自己命運的權力交給你根本不認識也不了解的「算命師」,更別說還對他深信不疑了!對我來說,學習占星術後發現過去曾經非常過不去的許多結,在今天的檢視下都變成了一個又一個可貴的禮物時,那種從心裡發出對時間及對自己的感謝,讓我更有勇氣且堅定地往未來邁出一步又一步。我很開心是用占星術來迎接我的「自我意識」進駐,把「我*」放在自己中心的安全感受。前述的文字或許七零八落,但您若是同類人,內心必定會有共振,不妨前來推開占星的大門一探究竟,說不定您的「我」就在這裡等您叩門已久囉!

*我:在此等同於自我意識,是史代納體系的「吾」,又是通向高我的連結方式。